当前位置:主页 > 金融新闻 >

城市微更新 “遗憾告别”也是创新起点_社会频道_东方

发布日期:2020-09-16 06:3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李政钟少年时也喜欢涂鸦,他从创作者的角度来看待涂鸦艺术。“涂鸦是一个很容易被大众误解的艺术。但好的涂鸦作品能给城市带来力量。一面涂鸦墙,可以承载很多文化记忆。”经常在M50活动的他,也目睹许多外地游客、外国游客来涂鸦墙前打卡。沈楚楚则站在一个艺术欣赏者的角度,“我去国外旅游时,会特别关注一个城市的涂鸦。涂鸦是一个城市的年轻人表达态度、想法的图示语言。”

值得一提的是,在今年10月22日举办的艺术上海国际博览会上,潮流艺术板块将首次亮相,推出本土一流的涂鸦艺术家。艺术上海国际博览会运营总监顾辰介绍,活动将通过大众投票产生最受欢迎的涂鸦“大神”并现场创作,点燃潮流艺术热潮。

理性“保留”城市肌理

9月12日,M50园区内,一场名为《Keep Shaking启涂》的展览拉开帷幕。策展人邀请12位涂鸦艺术家参加。记者看到,园区一隅也拉起一道临时墙体,供艺术家们涂鸦。这些被邀请的涂鸦艺术家,过去都曾活跃于M50区域,在莫干山路留下过作品。对这些涂鸦艺术家来说,覆盖与消逝也是街头艺术的一部分,他们把“告别”看作新起点,开辟新的领地,也把街头文化带给这座城市。

近日,经过苏州河两湾段莫干山路,不少市民发现,成为此处“标签”之一的数百米涂鸦围墙已拆除过半。这片上海城区内最大的沿街涂鸦墙,很快将不复存在。

本报记者 李君娜

把街头文化带给城市

莫干山路靠近M50创意园,一圈临时的施工挡板上画满涂鸦。挡板内,全新的商业地产正加紧施工。“听说这里就要拆光了,我们是来打卡留念的。”“00后”小艾和几个同学相约前来,在画满涂鸦的挡板前拍照。

莫干山路涂鸦墙从昌化路一直延伸到西苏州路,天马行空的想象和色彩涂鸦在废旧的墙上,散发出特有的文艺气息。这里是上海乃至全国最早的涂鸦天地,距今已有15年历史,以鲜活蓬勃的涂鸦艺术生态闻名。由于商业地产动工兴建,涂鸦墙在去年就已拆除,但画家们在建筑工地外的临时墙体上延续了涂鸦创作。

“如今,涂鸦艺术不再局限于墙面书写绘画的表现形式。受波普艺术等流派影响后,涂鸦艺术形成了特殊的美学风格。”策展人沈楚楚、李政钟说,涂鸦更多的是传递一种精神,它启发的也是一种生活创作态度??永不停止表达自我,永不停止创造。

谈及做这个展览的初衷,两位策展人强调了两个关键词:“保留”和“平衡”。“我们需要理性地去保留,让它回到艺术和态度的本身,剔除让公众觉得被干扰了的那部分。”展览的涂鸦墙甚至可以局部拆下来保留或去博物馆展出。“这个展览尝试以多样性角度聆听城市的自白,记录城市变迁、塑造城市肌理。”

“天安千树购物中心”明年年初营业,随着临时墙体的渐次拆除,莫干山路上的涂鸦将真正和市民“告别”。这一消息传出后,众多网友为之感到惋惜。

涂鸦一直是有争议的艺术。当崇尚自由的街头艺术家在墙面上画下自己的作品时,有些人觉得是艺术,有些人觉得是“乱涂乱画”。

借助“挪移”,涂鸦可以在M50园区内继续成长,这或是最理想的延续。活动总策划猛龙酱认为,涂鸦不是温室里的花朵,被覆盖涂抹也是生态的一部分,“让它们在城市空间里生长,吸引有才华的青年艺术家自由发挥天赋。”上海M50文化创意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周斌认为:“对M50来说,《启涂》也是一次全新的尝试:如何在维护上海城市微更新的有序状态下,坚持潮流艺术的自由和街头属性?”

对很多艺术爱好者而言,莫干山路上的涂鸦墙和画廊群,一起构筑起观众心目中的“M50”。围绕即将消失的涂鸦墙的话题,日前登上了微博同城热搜。

20世纪60年代,城市涂鸦在纽约布鲁克林兴盛,街头艺术家们用他们富有想象力和思想性的创造,营造了吸引青年人的艺术景观。时至今日,涂鸦艺术在国际上被主流体系接纳,巴斯奎特、BANKSY等涂鸦艺术家的作品成为经典,在艺博会、画廊和美术馆等登堂入室,和莫奈、毕加索的作品一样成为收藏级艺术珍品。